首页 > 农业新闻 > 正文

科技赋能现代农业的思考和对策

2020-09-23 08:57:46 |  中国农技总站

农业现代化是国家现代化的根基。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农业现代化对于国家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深刻指出农业现代化关键在科技。2020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调研时再次强调,农业现代化,关键是农业科技现代化,要加强农业与科技融合,加强农业科技创新。
科技赋能现代农业的要义
发展现代农业的核心要义是推进农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是相对的、发展的概念,它既是现代农业发展的目标,又是现代农业发展的手段。美国著名农业经济学家西奥多·舒尔茨指出,现代农业可以突破传统农业对经济增长贡献有限的约束,低收入国家应通过发展和引进新技术、先进经验来改造传统农业,形成以高科技为标志的现代农业。
重视科技运用是发展现代农业的典型做法。从发达国家农业发展的成功经验来看,无论自然资源禀赋多寡,重视农业科技创新、注重科技成果应用、深化科技与产业融合是实现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手段。农耕资源匮乏的以色列,耕地面积仅有615万亩、人均水资源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3%,为了克服自然资源的约束,以色列将“科技兴农”作为国策,通过长期对土壤、水资源进行改良,加大农业科技投入,鼓励农民采用新技术,依靠高科技和现代管理技术发展花卉、畜牧、蔬菜、水果等高效产业提高农业效益,形成高科技、高投入、高产出、高效益的农业科技和工厂化现代管理体系,不仅实现了粮食基本自给和丰富的食品供给,农产品还打入欧盟高标准市场。
科技赋能现代农业面临历史性发展机遇。我国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生活水平将从保障型、改善型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对生活品质、安全保障、价值实现等提出更高要求,发展高质量农业,推动农业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升农业竞争力,必须依靠科技创新。面临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构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农业发展新格局,提升农业抗风险能力,必须依靠科技保驾护航、提质增效。乡村振兴要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要基本实现现代化,农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要增强,必须加快农业科技现代化,让科技创新成为驱动农业农村发展的核心动力。
农业科技与产业深度融合的现实矛盾
科技资源分布不均衡。在党对科技工作高度重视和正确领导下,我国农业科技发展发生历史性变革,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9.2%,形成了从中央到地方层级架构完整的农业科技创新体系,机构数量、人员规模、产业和学科覆盖面等科技资源位居全球之首,成为农业农村内涵式发展的核心驱动力。在总量不断增长的同时,但是还必须看到,农业科技资源布局在部分地区有所富余、部分地区明显不足的区域间布局不均衡现象不同程度地存在,农业科技投入与产业发展规模和结构之间的布局仍然缺少有效的适配机制,高校、科研院所等公益性科研机构仍然在科技投入和科技创新的主要力量,企业科技自主创新能力仍然不强,技术供给源头与产业应用主体之间存在较大距离。
科技成果供给不精准。长期以来,分布在全国的一千余家地市级以上农业科研机构,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提升农产品质量、增加农民收入和农业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大量科技成果。高校、科研院所的科研机构和团队作为农业科技创新的基本单元,承担了大部分农业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供给的任务。科研机构和团队一般围绕产业环节或产业链的某一环节的相关创新单元而建立创新链,如按照生产、加工、流通、消费等一般产业链顺序而形成相应的创新链,或者在生产内部按照育种、栽培、土肥、植保、收割等挖掘单个环节的点作为创新需求,基于此形成的科技创新成果呈现点状分散式特征,创新链各环节、各单元之间的协同效应发挥不够,成果的系统性、集成性、针对性和竞争力相对较弱,与乡村产业全产业链系统性解决方案的诉求缺少有效的耦合机制,科技支撑的作用大打折扣。
科技服务满足不充分。农业科技服务是打通农业科技成果创造、转化和应用的关键举措。一直以来,以国家农技推广体系为主体、高校院所、企业、社会团队等广泛参与的农业科技服务组织在促进农业科技成果转化、推进现代农业发展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随着乡村人口、产业、土地、技术、生产和组织方式等发生的显著变化,现代农业高质量发展对农业科技服务质量、效率、效益等提出全新的要求,单一的农业科技服务组织已经无法满足现代农业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的现实需要。各类农业科技服务力量只有充分发挥自身的比较优势,团结协作、多元融通,才能够适应新时期农业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的发展需要。
农业科技赋能现代农业的实现路径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和科技创新驱动战略的深入实施,新理念、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不断涌现,要加强农业科技创新,转变农业与科技融合方式,加大先进适用农业科技成果供给,改进农业科技评价方式,让科研人员自觉把论文写在大地上,让农民用最好的技术种出最好的农产品,以高水平的农业现代化实践书写时代答卷。
一是区分政府和市场在农业科技投入中的定位和作用。围绕率先实现农业现代化的总体目标,明确政府、市场在农业科技投入中的定位,调整依靠政府单一投入、公共产品无限供给、公共服务无偿使用的科技投入老路。充分发挥政府在科技规划引领和宏观调控中的主导作用,加大财政资金在战略性产业、新兴产业、基础性研究和科技人才培养等方面的科技投入。发挥市场在应用性科技研发、科技成果孵化转化、先进设备制造、商业模式业态打造等方面的科技投入,引导各类农业产业主体加大农业科技投入,鼓励多种形式的科技合作和科技联合体打造,让参与合作的主体共享科技发展红利。
二是打造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互融互促的产业化平台。以生产“高质量、高产量、高效益”的农产品为目标,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树立“即创即用、边创边用、自创自用”的产业科技发展新理念,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完善资金链,打造融汇科研机构、推广机构、企业主体、农业新型经营主体及小农户在内的各类科技创新和产业化应用主体,改变先创新、再转化、后推广的传统“吃饭科技”创新逻辑,构建以产业为主线、以产品为单元、以产出为始点、以消费为终点的新型研发模式,广泛寻找“创新伙伴”,联合开展技术攻关,建立以价值为导向的利益惠享机制、由下向上的产业科技需求信息实时反馈机制,实现技术用户需求得到即时满足,先进适用科技成果点对点即时供给。
三是构建主体多元、协作融通、利益共享的科技服务新格局。围绕不同产业、不同环节、不同主体的农业科技服务诉求,发挥不同科技服务主体的特色优势,建立相互协作融通机制,构建开放协同高效的社会化服务网络。充分发挥国家农技推广机构在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供给方面的科技服务主体地位,根据产业的区域性和集聚度优化农技推广机构布局,加强农技推广机构能力建设。推动高校院所人才、技术、信息、资金、成果、平台等优势科技资源向产业一线下沉,构筑创新、推广和应用等各类主体平台共建、服务共享、知识共通、成果共用、品牌共铸的新型农业科技服务利益共同体。充分调动涉农企业、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及社会组织等市场化社会化科技服务力量在服务新产业、挖掘新经济、培育新业态、打造新模式等方面的积极性,营造公平、开放、包容的社会环境,让各类科技服务主体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互融共生,共享新时代科技进步带来的红利。